滾動公告 |
努力夯實國家文化軟實力的根基,展示文化產業獨特魅力為依托”,以“搭建平臺、創新發展 整合服務 鏈接共贏”辦會宗旨,加強區域文化產業合作,提升文化產業的吸引力和影響力,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為實現中華民族復興偉大“中國夢”作出貢獻。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正文

網絡文藝:“元年”之后,理性回歸

來源:《中國藝術報》 編輯: 時間:2018-01-08
    這些年來,相關部門出臺政策、投入資本、大力宣傳、加強研究,試圖以各種方式順應歷史趨勢,迎接網絡文藝的黃金時代。但良性生態系統的培育和健康生產機制的形成,是一個長期而復雜的過程,不會因為幾個政策的激勵、幾筆資金的刺激、幾個案例的成功、幾篇文章的鼓舞一蹴
  
 題記:
  這些年來,相關部門出臺政策、投入資本、大力宣傳、加強研究,試圖以各種方式順應歷史趨勢,迎接網絡文藝的黃金時代。但良性生態系統的培育和健康生產機制的形成,是一個長期而復雜的過程,不會因為幾個政策的激勵、幾筆資金的刺激、幾個案例的成功、幾篇文章的鼓舞一蹴而就、勝利告成。2016年,網絡文藝經過了太多個“元年”,2017年終于開始回歸理性。
  比起前幾年,除了資本在短視頻上有一些動作,2017年確實是平靜的一年。客觀來說,這一年,網絡文藝確實沒有出現太多堪稱節點的事件、驚天動地的動作、絕代風華的作品,可就是在這一年,種種跡象表明——不管是主動還是被逼——網絡文藝開始著眼培育真正有利于未來長期可持續發展的良性生態。
 
《中國有嘻哈》的爆發式成功,凸顯出在線娛樂崛起的主導力量
  背景篇
  2017年,對于網絡文藝而言,是在資本泡沫擠盡后理性回歸的一年,是在全面重拳整治下步入規范的一年,是在輿情壓力推動下自我反思的一年。
  資本“寒冬”降臨  直播“元年”、網紅“元年”、短視頻“元年”、VR“元年”、網綜(網絡綜藝)“元年”,2016年可謂盛產“元年”的一年。但各種“元年”之說背后往往站著資本的投入和炒作。問題是,資本的耐心往往扛不住文藝小火慢燉、生態自然養成。到了2017年,資本大量撤資,緊隨資本走向的各種活動和宣傳也隨之大幅減少。萬千寵愛消失,網絡文藝似乎進入所謂的資本“寒冬期”,卻有機會逃離整日鑼鼓喧天、應酬寒暄的浮躁,反躬自省、潛心創作。2017年,資本泡沫擠盡,網絡文藝開始在冷靜中理性重生。
  早期“紅利”消失  早期的網絡文藝可謂野生品種。一方面,憑著野生的倔強與創造力,生長出奇葩朵朵,蔓延成綠茵萬頃;另一方面,當網絡文藝變身為各色正式的“互聯網服務”后,也正是這股野性中的“不規范”,成為需要被重點“修剪”的對象。2017年,網絡視聽節目創作播出管理進一步加強,“劍網行動”對版權進行了重點規范,“掃黃打非”工作全面覆蓋直播行業,文化部對主要網絡表演經營單位進行“全身體檢”,多家知名娛樂八卦賬號被關閉整頓……網絡文藝正全面駛入有序發展軌道,早期的大尺度、隱色情、軟暴力、盜版等處于“灰色”地帶的網絡文藝,已很難抱存茍活幻想。2017年,在有關部門的重拳整治下,網絡文藝必須找到能長期真正立得住的健康定位。
  輿情呼聲施壓  2017年,兩次和網絡文藝密切相關的輿情事件舉世矚目。先是7月初,《人民日報》和新華社連續發文八評手游《王者榮耀》;后是8月底,《二十二》表情包受到來自民間輿情和主流輿論界的強烈譴責,網絡文藝的社會效益問題就這樣以輿情事件的方式被推上風口浪尖。這再次證明,對文化產品社會責任的恪守,不僅是文化治理的需要,更是文化生產的底線與文化消費的根本需要。2017年,在社會輿論壓力之下,網絡文藝必須認識到文化產品“文以化人”的社會責任。
  趨勢篇
  2017年,網絡文藝展現出更健康的自我審美定位、更強烈的社會責任擔當、更成熟的審美消費群體、更全面的融合創新發展。
  更健康的自我審美定位  究竟什么是網感?文藝規律如何與網絡思維結合?如果曾經我們靠顏值吸睛、憑搞笑取勝、在尺度上試水,那么這一年,以網綜為代表的網絡文藝對“網感”進行了重新演繹。一方面,網綜與腦洞結合,延續《奇葩說》開創的路線,《吐槽大會》《火星情報局》《拜托了冰箱》等一批聊天節目,不僅讓綜藝節目從唱歌、跳舞、跑步、秀娃的畫風轉入“聊天”時代,也讓網綜的看點轉向由智商、觀點、口才和幽默度綜合構成的“腦洞”比拼。另一方面,網綜與亞文化結合,不僅《我愛二次元》在御宅族群體中引起不小反響,更有《中國有嘻哈》將嘻哈文化推向整個社會,讓人們印象中正襟危坐的央視主持人也在節目中玩起了嘻哈段子。
  經過多年探索,網絡文藝清楚意識到,無論是尺度上一時的寬松還是顏值上瞬間的吸睛,都無法成為真正長久支撐網絡文藝的美學特征和市場賣點。今天,當文藝的創意和網絡的腦洞相結合,當文學藝術的百花齊放和網絡社會的多元文化相結合,可以預見到,網絡文藝正逐漸探索出一種兼顧“網感”和“美感”的美學風格,一種更可持續發展的自我定位。
  更強烈的社會責任擔當  網絡文藝主體如何履行社會責任?自2011年文化部頒布《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對自審自查制度做出明確規定,越發強烈的社會責任意識就成了歷年網絡文藝的大勢。2017年,加強行業自律的動作更加明顯。先是6月1日正式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規定網絡運營者為用戶提供信息發布、即時通訊等服務,應當要求用戶實名注冊,為運營方追責不良信息、約束用戶內容生產提供了極大便利。同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印發《網絡文學出版服務單位社會效益評估試行辦法》,保護真正有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的網絡文學企業快速發展。在平臺方面,7月,繼10年前九部委聯合推出“網絡游戲防沉迷系統”,騰訊以游戲商的身份推出了“史上最嚴防沉迷系統”,隨之響起的是游戲分級制度的呼聲,在法律層面建立保護少年兒童的內容區分機制刻不容緩。8月,借《二十二》表情包事件,“表情包權益保護”和“惡搞文化的底線”的熱點話題,讓民間輿論再次成為推動相關網絡文化現象規范發展的重要推動力。
  種種事件表明,2017年,在娛樂效應和經濟效益被優先關注的發展階段過后,網絡文藝愈發意識到自身的文化屬性,“文以化人”“寓教于樂”是每個時代文化產品的天然使命,網絡文藝受眾廣、傳播快、影響大,社會責任擔當對于以網絡文藝為代表的網絡文化尤為關鍵,也必將構成網絡文藝良性生態環境的底線。
  更成熟的審美消費群體  2017年,網絡文藝的消費市場開始呈現走向成熟的趨勢。一方面,在《我在故宮修文物》《人世間》等“冷門”內容的亞文化網絡社區意外走紅中,我們重新認識了新興文化消費群體的審美趣味。網絡部落的居民并非只能是“二次元”和流行文化的“腦殘粉”,他們同樣可以有不凡的鑒賞力,更配備了自發組織作品聲援或批評的行動力。如果2015年我們曾在《大圣歸來》的逆襲中,看到了“自來水”的粉絲力量,那么2017年我們則在《純潔心靈》等作品的口水仗中,再次見識了民間網絡文藝評論勢力的崛起。今天,自下而上的網絡文藝評論不僅能以“口碑”的方式介入當下,直接影響院線排片、票房收益,也逐漸發展成為能與傳統專業隊伍媲美的文藝評論力量,構成了當下中國文藝評論的多元生態格局。然而更重要的是,這個熱衷于文化消費的受眾,同樣是有著一定消費能力的群體。2016年中國視頻有效付費用戶規模已突破7500萬,成為繼北美、歐洲之后全球第三大視頻付費市場。2017年,隨著“得到”、“分答”、知乎live、喜馬拉雅FM等的付費服務的火爆,用戶對優質內容的需求已經能構成市場需要,“知識付費的春天來了”之說并非空穴來風。
  如果曾經我們以為,所謂的“三低”受眾需要的是“三俗”產品,抱怨中國早期的互聯網發展模式沒能成功培養用戶付費習慣。如今終于看到,兼備審美素養和消費能力的受眾群體正逐漸走向成熟,這將在根本上促進網絡文藝內容生產從“量”超“質”的飛躍,構成良性網絡文藝生態的核心推動力。
  更全面的融合創新發展  2017年,我們看到傳統文藝和網絡文藝融合發展之勢朝縱深推進、廣度拓展。在內容上,傳統文藝穿上網絡文藝的時尚外衣,《六神磊磊讀唐詩》將古老的唐詩做成了網紅產品,中國非遺搖身變為爆款表情包;國樂團中胡首席“玩”起了二胡直播,昆曲臺柱借直播張羅起了昆曲普及;虛擬現實技術把“圓明園”復原了六成,大數據和云技術則為“古村落”畫出了畫像……在機制上,伴隨著新老生態融合的是新概念的頻繁提出,今年最突出的就是“劇集”一說,從“先臺后網”到“網臺同播”再到“先網后臺”,“電視劇”“網劇”的傳統區分已經過時。如今正在發生的是新興業態對傳統和網絡影視行業的深度整合,需要的是能夠橫跨不同平臺、通吃新舊媒介的作品及其配套生產機制。在隊伍上,今年,陳可辛、周星馳、馮小剛等知名導演在紛紛宣布加入網絡影視陣營;愛奇藝與索尼影業達成戰略合作,共同投資的首部網絡電影項目正式開拍;中國演出行業協會成立“直播分會”;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在浙江省杭州掛牌成立,多家省級作協網絡文學專業委員會相繼成立或籌備成立……
  在表面上看,網絡文藝意味著新的文藝形態和文化表達,但在更深層面,網絡文藝的產生發展建立在新的文藝生產力及其配套生產關系之上。2017年,傳統文藝和網絡文藝融合發展的趨勢,不僅在表層內容上繼續開拓,也在生產機制和創作主體上繼續深化。而且,融合更多出現在這個生態系統的深層,適應新時代的文藝生態格局正逐漸浮出歷史,構成當下媒介文明更迭歷史進程中最絢麗可感的部分。
對本條信息的評論
-------------- 已有( )位對本條信息感興趣的網友發表了看法!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匿名
新聞版權與免責聲明:
A、本網轉載是為了傳遞更多信息,并不表示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信息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對信息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B、本網站所刊發、轉載的文章,其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附帶版權聲明的文章,其版權以附帶的版權聲明為準。
C、本網站無意侵犯哪個媒體或個人的知識產權,如有問題我們將立即刪除該信息。
 
圖片新聞
























中國文化網 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京ICP備13043172號-2 京公安網備11010602130030號
電話:010-52886556/5619622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盧溝橋路260號
 全國文化時訊公共資源戰略工程平臺  文化產業領域大數據平臺   網 站: http://www.bblaho.tw  

 

福彩3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