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公告 |
努力夯實國家文化軟實力的根基,展示文化產業獨特魅力為依托”,以“搭建平臺、創新發展 整合服務 鏈接共贏”辦會宗旨,加強區域文化產業合作,提升文化產業的吸引力和影響力,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為實現中華民族復興偉大“中國夢”作出貢獻。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正文

傳播歷史文化人物事跡 發揚中華傳統文化精髓

來源:光明日報 編輯: 時間:2017-01-16
    歷史文化名人是一個民族的寶貴財富,是重要的文化遺產和資源,具有文化傳承、教化民眾甚至促進一個地區經濟發展等多重價值功能。形象詮釋、廣泛傳播我國歷史文化名人的事跡,對繼承和發揚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增強文化自信具有深遠意義。當下,如何通過文藝創作、文創產
  

    歷史文化名人是一個民族的寶貴財富,是重要的文化遺產和資源,具有文化傳承、教化民眾甚至促進一個地區經濟發展等多重價值功能。形象詮釋、廣泛傳播我國歷史文化名人的事跡,對繼承和發揚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增強文化自信具有深遠意義。當下,如何通過文藝創作、文創產業發展與公共文化服務,將我國豐富燦爛的歷史文化名人資源挖掘好、保護好、利用好,成為一個重要課題。 

  本版今天刊發一組報道對這一話題予以聚焦。 

 

  讓文化先賢走入尋常百姓家 

  光明日報記者 郭超

  “中國歷史文化名人傳”叢書第六輯近日在北京首發。該叢書是中國作家協會組織實施的國家重要文化工程,共組織120余位作家,為5000年中國文明史上120多位文化巨人立傳。此前已完成50部人物傳記的創作與出版,此次出版的10部傳記將傳記人物總數增至60人,標志這項肩負歷史重任的文化工程已經完成近一半。

  歷史文化名人是一個民族的寶貴財富,是重要的文化遺產資源,具有傳承文化、教育民眾等多重價值。形象詮釋、廣泛傳播我國歷史文化名人事跡,對繼承和發揚中華傳統文化精髓,增強文化自信具有深遠意義。

  3年辛苦 60部傳記 

  據中國作協副主席、叢書編委會主任何建明介紹,他從2012年年初開始籌備叢書的相關工作,當年下半年開始進行學術研究,確定歷史文化名人范圍,并邀請相關領域專家,對5000年文明史中優秀的文化人物進行梳理,最后確定了127個傳主,從孔子開始,一直到冰心結束。

傳播歷史文化人物事跡 發揚中華傳統文化精髓

傳播歷史文化人物事跡 發揚中華傳統文化精髓

傳播歷史文化人物事跡 發揚中華傳統文化精髓

傳播歷史文化人物事跡 發揚中華傳統文化精髓

  “傳主確定以后,我們在全國的作家當中,尤其是在當代寫傳記類、紀事類的作家中進行招聘,確定每人寫一部傳記。3年來,已創作了60部作品,另60余部也在陸續創作當中。”何建明告訴記者,“這個叢書在中國文學創作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中國作家協會從沒有動員過這么多作家圍繞一個文學主題進行這樣的創作,可見這項工程有多么重要。”

  已經出版的50部作品,受到了讀者的廣泛好評。“在幾次圖書博覽會上,我們的作品拿出去以后,大家反響都很好,有的作品被評為優秀圖書,還有的作品成了暢銷書。”何建明說。

  心血之作力追前賢 

  在第一批出版的圖書中,《泣血紅樓——曹雪芹傳》頗為引人矚目。該書的作者是著名紅學家周汝昌,他把畢生的心血都奉獻給了《紅樓夢》和曹雪芹研究,出版著作達60余部。2012年5月,周汝昌先生以95歲高齡辭世,但是《泣血紅樓》書稿還沒有最終改定。后續工作由做了他30余年專職助手的女兒周倫玲編訂完成。撰寫《李白傳》的詩人韓作榮第一天把稿子交到編委會,第二天就住進了醫院,第三天便傳來他辭世的噩耗。“說他殫精竭慮,以命寫書,也不為過。”已故文學評論家何西來曾如此評說。

  此次出版的《山之巍峨——林則徐傳》的作者郭雪波,寫歷史小說出身。在讀完所有林則徐的史料后,他開始埋頭做田野調查。從林則徐去世的廣東普寧老縣城開始,到他出生的福州市左營司巷,還有他生活過的新疆、江蘇、云南、貴州等14個省份。郭雪波調查了解2年,寫了1年。“我要對歷史負責,對史料負責,還要跳出史料,以文學的形式把人物寫活,使它讀起來好看。”郭雪波說。

  “史求真實,文須出采” 

  “史求真實,文須出采”是叢書寫作的一大原則。每次在兩組專家審讀交流會上,專家們均熱烈討論。叢書的每部書稿,均經過兩組專家數次審核和作者反復修改。所有書稿上隨處可見專家們的詳細批注。專家小組成員曾表示,叢書中的一些書稿,在交來第一稿時,其實就已達到出版水平,但為嚴格保證叢書質量,使其更上一層樓,叢書編委會與專家小組都會進行極其嚴格的把關,或提出建設性意見,或修正具體史實提法,部分作品甚至經過了7次以上的修改。叢書責任編輯們更是對版式、插圖和裝幀等一一細致設計編校,把好最后一道關,力求把這套叢書做成文學和文化品位俱佳的優秀圖書。叢書傳主畫像的創作者、90高齡的高莽老先生,堅持先用大量時間對叢書的每一位傳主作深入細致的研究,然后才下筆創作出形神兼備的傳主像。

  為保證叢書創作和出版的順利進行,叢書編委會定期召開叢書創作會,就創作中遇到的問題進行交流。何建明說,召開創作會,一方面是為了探討解決作者在創作中遇到的困難;另一方面是督促創作進度,讓大家增強緊迫感,按時按質完成書稿。

  “在創作的過程中,一定要仔細研究傳主的時代背景和相關材料,力求走進傳主的內心世界,得出自己的新發現,寫出歷史文化名人的精氣神兒。這套叢書的定位是‘文學傳記’,要在保證史實不出錯的前提下,敘述得精彩一些,讓作品充滿文學性。每一個創作者都要有責任意識,嚴把書稿質量關,讓整套叢書得到廣大專家學者和讀者的高度認可。”何建明說。

  叢書文學組組長李炳銀認為,這套叢書還承擔著糾正大眾對歷史文化人物認識偏頗的作用。“這些年的文藝作品,涉及文化人物的作品不少,也存在很多不足。很多文藝作品帶著輕浮的、隨意的、功利的目的來塑造,戲說、胡說、空說,把很多歷史人物的莊重感、優秀品質都化解了,很不嚴肅,對歷史不負責任。”在他看來,認真而生動地塑造歷史人物,是該傳記圖書義不容辭的責任。

  何建明說:“盛世修史是我們中華民族文化發展過程中的一個傳統,為歷史上一批杰出的文化大家樹碑立傳,總結他們的思想、文化方面的貢獻,用生動形象的文化形式來詮釋和反映中華文化基本精神,繼承發揚中華文化的精髓,對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具有深遠意義。現在,這套叢書我們已完成了一半,后面,我們還有更長的道路要走。”

 

  與世界對話的中國文化符號 

  ——專家談中國文化名人如何“走出去” 

  光明日報記者 郭超

  “中國傳記文學作家的優秀作品傳播出去,是我們的一份文化責任。”日前,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何建明在中國傳記文學“走出去”論壇暨“中國歷史文化名人傳”叢書第六輯首發式上這樣表示。

  中國歷史文化名人要“走出去”首先面臨的是語言障礙。如何將漢語文學作品準確地翻譯成外語,北京大學世界傳記研究中心主任、教授趙白生提出了新的翻譯模式。一個中國人跟一個外國人一起翻譯,兩個人在翻譯中互相切磋。“比如翻譯荀子相關書籍時,有很多古文,外國翻譯不一定懂,中國翻譯可以告訴他,中國翻譯譯后,外國翻譯進行潤色。平時翻譯通過電子郵件交流,假期可以見面互動。”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副教授夏露是東南亞研究專家,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副教授文麗華是韓語老師。她們認為,韓國和東南亞作為我們的鄰居,歷史上就受到中國文化重要影響。叢書中的大部分歷史文化名人,不僅影響中國,對我國周邊國家影響也非常大。

  今天,越南還在主動翻譯我們的四書五經,我們的網絡小說在他們那里受到讀者追捧。“如果有計劃地在叢書中抽出10~20本翻譯成越南文、泰國語、緬甸文等,對中國文化的‘走出去’大有裨益。”夏露說。

  清華大學外語系副教授宋麗麗認為,將林則徐等近代文化名人的故事翻譯出去非常有必要。這學期她為外國學生上一門中國社會文化的課,有一個蘇格蘭學生做展示的時候,專門展示了鴉片戰爭的歷史,在展示之前他說的一段話讓宋麗麗很震撼。“他說,在上我的課之前他壓根不知道鴉片戰爭的歷史真相。我們的歷史文化名人‘走出去’,可以讓世界了解歷史的真相。”

  宋麗麗認為,展現我們真實的自己,不是將史實硬邦邦地塞給別人,而是要放到海外讀者想要了解的故事當中。在授課中,她將兩次鴉片戰爭的歷史和園林文化結合起來,傳授給外國學生。“把他們不知道的和想知道的聯系在一起,這種方式的‘走出去’也許更好。”

  “我們現在的‘走出去’不是清朝晚期被動的‘走出去’。我們可以把文化比作非常漂亮的項鏈,這些中國歷史文化名人曾經是中國文化項鏈上的一顆顆珍珠,現在要打磨好這些珍珠并把它們加入全球文化項鏈當中,使之依然璀璨奪目,正是我們要做的工作。”宋麗麗說。

 

  如何用電影講好中國名人故事 

  光明日報記者 唐一歌 牛夢笛

  近日,一部由真人事跡改編的傳記電影《血戰鋼鋸嶺》感動了萬千中國觀眾。回顧電影史,許多傳記電影令人難忘:講述政治軍事領袖風采的有《巴頓將軍》《鐵娘子》,講述文化藝術名流人生境遇的有《莫扎特傳》《玫瑰人生》,講述學界天才挑戰自我的有《美麗心靈》《萬物理論》。遺憾的是,這些令人津津樂道的傳記片大都來自好萊塢。好萊塢以標準化的電影敘事手段,將這些歷史文化名人資源轉化為大眾易于接受的流行產品,其影響力已延伸到全球。

  好萊塢的傳記片幾乎涵蓋了各類名人,政壇領袖、體育明星、創業奇才、音樂偶像……對比之下,國產的人物傳記片不僅數量稀少,而且在質量上距離向全球輸出的水準也相差甚遠。坐擁極其豐富的歷史文化名人資源,卻沒能產出優秀的傳記電影,這的確令中國電影人尷尬。

  中國電影市場經歷了10年的迅猛增長。其間,電影圈的急功近利有目共睹:一段時間扎堆拍小成本驚悚片、一段時間扎堆拍愛情喜劇、一段時間扎堆買IP,與這些易于搞噱頭營銷、能快速上馬的電影項目相比,傳記電影顯得有點“高冷”和“費功夫”。處理歷史文化名人的題材,對主創的耐心和能力都是巨大考驗。

  歷史文化名人因其所處的歷史環境,或其較高的專業成就,對大眾來說有陌生感,所以形成了一定的知識壁壘。作為流行藝術的電影要突破知識壁壘,讓大部分觀眾對名人從略有耳聞,到了解、理解、為其感動,必須經歷一個艱巨的創作過程。因為關于歷史文化名人的生平資料和相關研究大多卷帙浩繁,而一部電影卻長度有限。

傳播歷史文化人物事跡 發揚中華傳統文化精髓

  

電影《黃金時代》海報 光明圖片
 

  2013年3月,傳記電影《蕭紅》上映3天,全國票房僅80萬元,不少影院選擇將該片下線。有觀眾評價這部電影太文藝。然而,在專業化影評人的引導下,在熱愛文藝片的觀眾的鼓與呼下,該片逐漸被接納。2014年10月上映的電影《黃金時代》更是經歷了考驗,從被觀眾冷落到被市場熱捧,兩度上映創下了票房口碑佳話。盡管市場認可了這部電影,但還有不少觀眾對文學意義上的蕭紅形象感到不滿足。影評人認為,作為作家的蕭紅,為何能被魯迅賞識,與蕭軍產生了怎樣的理念分歧,又何以能成為當時一代文學青年的偶像,這些關系到人物特質的問題,在電影中雖得到了呈現,但不夠,那個在文學世界中不斷探索、不斷強大、不斷自信的蕭紅還沒得到充分表達。

  為歷史文化名人拍攝傳記,不能只停留在傳奇經歷或坎坷命運的表象,而應梳理出主人公的精神跋涉之路。如果普通觀眾看不到主人公內心的堅持與外部世界的沖突,也就無法認同、理解他的人生選擇。“文藝片就是小眾”,絕不是電影表現力不足的借口。很多時候未必是觀眾欣賞能力不夠,而是電影創作者沒能做到“深入”和“淺出”。

  除文藝片之外,還有一類以領袖人物和英雄人物為主的主旋律式傳記電影。這類傳記片因為將人物一味“神化”,充斥著歌功頌德的贊美,往往令觀眾敬而遠之,缺乏市場吸引力。令人欣慰的是,近年來的《張思德》《鐵人》《楊善洲》等傳記片,努力突破為了表現而表現的窠臼,用心尋找平凡中的視角。“偉大”背后,英雄們甘于奉獻自己,甚至不惜犧牲的勇氣、堅韌動力究竟從何而來?這些根本的問題都得到了重視。對于一部傳記電影,如果不能剖開人物的內心世界,對于缺乏知識儲備的觀眾而言,就只能成為“宣教片”。

  拍好一部傳記片,最大的難點在于如何處理真實與虛構的關系。無論是國產的《梅蘭芳》《孔子》《葉問》系列,還是即將在中國上映的《戴安娜王妃》《摩納哥王妃》等外國傳記片,都以真實事件為藍本,這似乎又與光影的“造夢”特質有些格格不入。如果影片只是流水賬似的記錄人物生平,那么觀眾還不如捧一本人物傳記讀上一遍;但如果一味夸大人物傳奇色彩,又會失去傳記片的真正意義。因此,傳記電影不僅要符合歷史真實,也要將娛樂性、趣味性融入其中。一味地忠于真實就無法按人物思想邏輯展開想象,一味地娛樂和八卦,也會讓觀眾認為低俗膚淺,傳記電影如何拿捏內容的尺度,顯得尤為重要。

  以美國電影《美麗心靈》為例,這是一部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講述了偉大數學家小約翰·納什對抗病魔的一生。數學對普通觀眾來說何其沉悶,但影片創作者巧妙避開了真實人物的光環,而是將觀眾帶入一個虛構性質更強的故事懸念:納什究竟是個天才,還是個瘋子?切入點的懸疑性,大大增強了故事吸引力。同時,要攀登科學高峰,就必須戰勝精神疾病帶來的瘋狂——這一核心沖突的樹立,將人物苦苦掙扎的心理世界展現出來。這種尋找人物特有的內心沖突,并扣住內心沖突編排情節的敘事方法,值得借鑒。

  并非每一段傳奇都能被寫成傳記。中國電影人如何充分挖掘豐富的歷史文化名人資源,為觀眾帶來更多的精神享受,是值得思考的話題。

 

  以人觀史 以文載道 

  作者:劉文嘉

  “中國歷史文化名人傳”叢書第六輯首發式近日在北京舉行,叢書收錄了張衡、岑參、韓愈、溫庭筠、柳永、沈括、王夫之、林則徐、康有為、冰心等10位歷史文化名人傳記,標志著這項肩負歷史重托的文化工程已完成近一半。

  細說起來,“傳記”是一種挺特別的記錄體裁。既可作史料看,亦可作文學看;既可看到記錄對象的人生起伏,也可以看到立傳人的胸中丘壑;既可透過人物看時代,又可超拔于時代看“人的精神”“文化的精神”。大傳如司馬遷寫《史記》,記錄了華夏第一帝國(秦漢)從黃河之畔崛起的壯闊圖景,也掃描了中華文明從起源到成型過程中的歷史人物群像;小傳如林語堂寫《蘇東坡傳》,將一位文學家、政治家、書畫家的一生娓娓道來,同樣具體而微地展現了儒釋道精神如何影響了中國知識群體的思想走向。

  和從前相比,今天“傳記”的內涵正變得更加廣義,為歷史文化人物立傳的形式開始多樣化。圖書出版界推出“中國歷史文化名人傳”叢書,組織120多位作家書寫120多位中國歷史文化名人,是以筆墨立傳;影視界近年來陸續推出《孔子》《梅蘭芳》《錢學森》等傳記電影,是以光影立傳;南京市為包括清代散文家袁枚在內的37位歷史文化名人塑像或建立專門的博物館,復現六朝古都文化氣象,是以人文景觀立傳。這些針對歷史文化名人資源的保護與開發,看似分散,且各有具體訴求,但都在深層上指向了同一文化命題。

  對歷史文化名人資源進行保護與開發,意在以人觀史。如車爾尼雪夫斯基所言,“歷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它完全是在田野中前進的,有時穿過塵埃,有時穿過泥濘,有時橫渡沼澤,有時行經叢林”。不同的人物,展示的是不同的歷史切面,甚至不乏山河破碎、乾坤倒懸的歷史場景,但將中國歷史人物的傳記連起來看,就能見證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巨大力量,就能了解一個民族雖履險而能如夷、經百折而猶向前的深層動因。

  對歷史文化名人資源進行保護與開發,意在以文載道。歷史文化人物的傳記,是華夏兒女的群像,從中能看到魯迅先生所謂的“埋頭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舍身求法的人”“為民請命的人”;也能深切感知什么是籠罩百家的胸襟,光風霽月的氣象,高遠平和的精神。正是這些人物和其所表征的境界,動態地提升著民族精神、塑造著民族品格,讓后人讀之,“油油然有好善之心,有謙抑之心,有不欺人之心,有不自薄之心”。

  歷史文化人物資源是歷史饋贈給今人的珍貴財富,是中華文明“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對象,應以文化的態度對待這種文化資源。對內,需深度闡釋,不做作、不偏狹、不刻板化、不進行消費式解構;對外,需遵循國際規律傳播,凸顯自己的價值導向、傳承自己的文化精神、展現自己的審美風范,讓這筆來自歷史的巨大饋贈,澤被當代與后世、中國與世界。

對本條信息的評論
-------------- 已有( )位對本條信息感興趣的網友發表了看法!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匿名
新聞版權與免責聲明:
A、本網轉載是為了傳遞更多信息,并不表示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信息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對信息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B、本網站所刊發、轉載的文章,其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附帶版權聲明的文章,其版權以附帶的版權聲明為準。
C、本網站無意侵犯哪個媒體或個人的知識產權,如有問題我們將立即刪除該信息。
 
圖片新聞
























中國文化網 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京ICP備13043172號-2 京公安網備11010602130030號
電話:010-52886556/5619622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盧溝橋路260號
 全國文化時訊公共資源戰略工程平臺  文化產業領域大數據平臺   網 站: http://www.bblaho.tw  

 

福彩3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