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公告 |
努力夯實國家文化軟實力的根基,展示文化產業獨特魅力為依托”,以“搭建平臺、創新發展 整合服務 鏈接共贏”辦會宗旨,加強區域文化產業合作,提升文化產業的吸引力和影響力,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為實現中華民族復興偉大“中國夢”作出貢獻。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正文

林彪叛逃前1天毛澤東突然殺回北京 周恩來震驚

來源:綜合 編輯: 時間:2016-05-08
    毛澤東南巡與九一三事件有什么必然的聯系嗎?為什么林立果的“三個方案”(上策在杭州、上海謀殺毛澤東,中策南飛廣州,下策北飛蘇聯)每一個都沒有展開,就被毛澤東粉碎?如果沒有千里眼順風耳,毛澤東憑什么料敵如神?本文根據目擊者的回憶,試圖剝離出歷史的真相。
  

九一三事件過去30 多年了,仍疑點重重

  毛澤東南巡與九一三事件有什么必然的聯系嗎?為什么林立果的“三個方案”(上策在杭州、上海謀殺毛澤東,中策南飛廣州,下策北飛蘇聯)每一個都沒有展開,就被毛澤東粉碎?如果沒有千里眼順風耳,毛澤東憑什么料敵如神?本文根據目擊者的回憶,試圖剝離出歷史的真相。

  1971 年 9月12日13時10分,毛澤東的專列秘密停靠在北京豐臺車站。

  在北京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周恩來非常吃驚,怎么不聲不響就回來了?原來計劃不是這樣的呀?

  周恩來的衛士長高振普回憶,9月12日17時,總理起床,睡夠了6小時,特別精神。一直等候的楊德中(中央警衛局副局長、中央警衛團政委)跟著總理進了衛生間,報告主席回來了。總理問,怎么這么快就到了豐臺(知道毛澤東離開上海)?楊德中說,除了加水,一路上基本沒停。總理又問,專列什么時候進的北京?楊德中說還不清楚。

  九一三事件后,林豆豆(林彪女兒)和未婚夫張清霖被關在玉泉山寫揭發材料。專案組曾追問他們,林立果(林彪兒子)為什么要跑?林豆豆說,聽說主席在南方打招呼,要搞首長。周恩來說,根本沒有這回事,他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嗎?周恩來雖然一直在北京,但他知道毛澤東南巡的講話內容。9月4日,汪東興曾將他和華國鋒追記、經毛澤東改過的南巡談話稿(8月16日至27日毛澤東在武漢同湖北、河南、湖南等負責人的談話)專送周恩來。主要內容講述黨內路線斗爭的歷史,揭露黃吳葉李邱以及背后的林彪在廬山會議上搞突然襲擊,分裂黨、急于奪權的陰謀。

  9月11日,周恩來和回到北京的華國鋒談話,更是完全了解了毛澤東的談話內容。難道身經百戰的他沒有意識到“大戰”將臨嗎?如果他意識到了,為什么對毛澤東突然回到北京如此吃驚呢?

  因為毛澤東離開上海,不一定馬上回北京,路上還可能停留幾個大城市,比如南京,比如濟南,比如天津。

  本來毛澤東到北京還會晚一些時間,據張耀祠(中央警衛團團長)回憶,毛澤東準備召見濟南軍區司令員楊得志,汪東興打電話一問,楊得志下部隊了,于是專列直接“殺”回北京。

  汪東興(中央辦公廳主任)介紹,毛主席身體健康時,每年都要外出巡視。國慶節前出巡已經成了規律,一般在9月25日左右返程。可今后怎么提前十多天就返回北京了呢?毛澤東的行動實在是太反常了。

  披星戴月,歸心似箭,毛澤東每分每秒似乎都是掐算好了的。專列 12 日16時零5分抵達北京站,從來沒有白天在北京站下車的毛澤東坐汽車回到中南海。

  對軍事指揮員來說,戰爭中的時間往往是一件最出人意料的武器。毛澤東命令李德生調一個師到南口待命。快到豐臺,毛主席下令在豐臺停車。

  已經到了北京,毛澤東當然不著急了。他讓汪東興打電話給中辦值班室,要他們通知李德生(北京軍區司令員)、紀登奎(北京軍區第三政委)、吳德(北京市委第二書記)、吳忠(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到豐臺車站等候(據張耀祠回憶,毛澤東是在天津站時叫他打的這個電話)。談話后,毛澤東單獨交給李德生一項任務,調 38軍一個師到南口待命。這里要特別說明,軍隊調動權集中在軍委主席毛澤東那里,軍委副主席林彪都不行,調動一個排也要經毛澤東批準。15 時多,談話結束,李德生立即趕回北京軍區。

  李德生調進北京的時間不長。1970年新總政成立,林彪提名在安徽“支左”立功的李德生(九大后被安排在國務院業務組、兼安徽省第一書記)當主任,毛澤東馬上同意。

  5月19日,林彪在毛家灣接見李德生和新總政班子,說調你來當總政主任,是我向主席建議的,我就是要叫丘八管秀才!就這樣,李德生又進了軍委辦事組。

  李德生傳達了軍委主席毛澤東的命令,同陳先瑞(北京軍區第二政委)等軍區領導研究調動部隊進駐南口。南口在北京西北,再往前就是八達嶺了,這是非常重要的戰略要地,向北就是張家口,既可防蘇聯入境,也可以平定北京城里的動亂。雖然包括李德生在內,這些高級將領們還是“不識廬山真面目”,但他們很快部署完畢。對即將發生的九一三事件來說,這是一個極端重要的軍事部署,說明毛澤東早已成竹在胸。果然,當天晚上發生了913事件。

  在釣魚臺負責警衛工作的鄔吉成(中央警衛局副局長)回憶,9月12日晚上,中南海和釣魚臺都進入了緊急戰備狀態。

  22時左右,部隊已經熄燈,鄔吉成也睡了,汪東興來電話,中南海已經進入一級戰備狀態,你負責布置釣魚臺的戰備工作。戰備到什么程度?汪東興說,一等,把部隊拉出來,布崗,設置路障,挖工事。鄔吉成一頭霧水,怎么回事,演習還是打仗?搞不清,命令如山倒,他馬上增派崗哨,門口布上機槍,挖好了工事,設置釘板之類的路障,阻斷了各樓之間的通路,到天亮才搞完。后來汪東興再找鄔吉成,找不到了,埋怨他緊急戰備怎么到處亂跑?鄔吉成說你不是叫我布置戰備嗎?緊急狀態持續一個多星期,才自然平靜下來,而戰備結束則在一兩個月之后。

  這里有個疑問,為什么除了中南海,釣魚臺也進入了緊急戰備狀態?難道得知林立果一伙要攻打釣魚臺嗎?

  中央警衛團專門成立的機炮大隊,一處設在釣魚臺,一處設在故宮。本來想把機槍和高炮架在西華門邊的屏風樓上,但安裝時發現根本弄不上去,只好算了。這不能不使人想起周宇馳(空軍黨辦副主任)另一句歇斯底里的話,實在不行,我駕直升機去撞天安門。

  據李偉信(上海空4軍政治部副處長)供詞,9月11日22時,得知毛澤東已經離滬北上。他們開會的房門打開著,李偉信到門口一看,室內氣氛異樣,剛才那種囂張氣焰已被神色茫然所代替。林立果、周宇馳、劉沛豐(空司一處處長)、于新野(空軍司令部副處長)幾個人目光滯呆,低頭不語。林立果流著淚說,全完了,沒完成首長(林彪)交給的重托,首長把生命交給了我,我拿什么去見首長?沉默了一陣,周宇馳抓起一個酒瓶子,狠命摔在地上,說難過也沒用。還有一個辦法,到國慶節那天,首長托病不去,老子他媽的駕直升機去撞天安門……我不得好死,他也別想好活!過一會兒周宇馳又說,還得去一個人偽裝,代我撒傳單,你們誰能跟我一塊去?開始沒人敢說話,在周宇馳催促下。于新野表示他去,接著我和劉沛豐也表示愿意去,林立果說,我不允許這樣做。大家也覺得這種想法不現實,于新野自言自語,就怕等不到“十一”啦。

  那是一個奇怪的夜晚,那個奇怪的夜晚是從9月12日下午開始的。1971年9月12日19時多,西郊機場響起三叉戟起飛的巨大轟鳴聲,256號三叉戟秘密從北京飛往山海關機場。因為是臨時,機組人員過了18時才接到訓練飛行的通知。一切都顯得那么神秘,但實際上對專機來說十分正常。因為專機需要保密,常借訓練為由。

  20時15分,機場調度室李海彬(西郊機場調度室主任,專門到北戴河負責專機)打電話給姜作壽(8341部隊二大隊大隊長),說有個大飛機從北京來,是哪位首長?怎么也沒有見你們來人接?天都黑了,還有誰來?李海彬急了,你們到底接不接?飛機15分鐘后就落地了。接不接也不是姜作壽說了算,他說我了解一下。姜作壽打電話問李文普(林彪的警衛秘書),李文普回答得很干脆,我沒有聽說誰要來。姜問,那我們去不去車接?李文普說沒有告訴你的事情,就不要管了。

  三叉戟馬上就到了,林彪別墅還一無所知,葉群(林彪妻子)為慶祝女兒林豆豆訂婚,在96樓走廊放映香港電影《甜甜蜜蜜》,林辦秘書、警衛員、服務員都被叫來了。文化大革命中只有孤零零的八個樣板戲,哪里能看到香港愛情片?電影才放一半,值班秘書來問林豆豆,山海關機場來電話,說來了架飛機,問我們知不知道什么人來。林豆豆說不知道,但她想,可能是弟弟林立果回來了。

  姜作壽放下電話才三四分鐘,李文普的電話就追來了,急急地說,老虎(林立果)回來了,快派吉姆車去接。原來葉群從內部直線電話告訴李文普,立果聽說豆豆今天訂婚,很高興,坐飛機趕回來祝賀。葉群要劉吉純(8341部隊警衛科副科長)坐車去接。

  姜作壽正在向司機小寧交代任務,一架大型飛機轟轟吼著,從西南向東北飛來。已經降低了高度,顯然是要在山海關機場降落。小寧著急地說,接不到了,50公里路,沒有40分鐘,怎么也開不到啊。姜作壽說,快動身吧,既然已經通知,接不到也要接。

  果然沒接上。20時35分,過秦皇島不遠,正急急忙忙趕路的司機小寧和劉吉純發現一輛開著大燈的吉普車,目中無人般地“站”在馬路中間,連忙停車,原來林立果“借”了機場的吉普車。劉吉純和小寧表示歉意,林立果說不怨你們,事情急。說著,提著手提箱,換乘了吉姆車,揚長而去。

  林立果為什么突然回到北戴河?因為南巡的毛澤東突然回到北京。林立果連說糟糕,手忙腳亂給北戴河的葉群打電話,說兩個小時后他飛往北戴河。

  有一個事實似乎還沒有人注意到,毛澤東秘密回到北京,除了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得到通知的就是李德生、紀登奎、吳德、吳忠和周恩來。別人不可能知道,那么北戴河的葉群和北京的林立果是怎么知道的呢?是誰透露的?是“內線”?還是……圈套?

  這大概是解開九一三事件之謎的一把鑰匙。

  空軍學院東北角有兩幢編號13和14的兩層小樓,原是院領導的住宅,所以稱將軍樓。1971年4月底,這里成了林立果的“秘密據點”。9月12日,是個星期天,空軍學院停水停電。上午10時左右,負責后勤的老王接到電話,讓他給將軍樓送些開水和冷水。老王騎三輪跑了兩趟,送去一大桶涼水和七八瓶開水,放在門口。轉身要走,樓門開了,陳倫和(空軍司辦外事處秘書)叫住他,趕快準備11個人的午飯,三位首長的送到這里,另外八人到食堂吃,要爭取12時30分吃上飯。這時已經是12時10分,哪里來得及?13時多午飯好了,老王先給將軍樓打了電話,把三個人的飯送到樓門口,交給等候在門口的三個女兵,然后帶其他人去食堂吃飯。

  15時10分左右,將軍樓車庫開出一輛伏爾加,老王清楚地看見里面坐著三個人。司機是周宇馳,旁邊是于新野,后座坐著林立果,一個個神情緊張……

  從這段目擊者的敘述中,我們可以知道,15時毛澤東還在豐臺車站談話時,已經有人把消息透露給了林立果。所以他急急忙忙到西郊機場策劃“第二套方案”。16時30分左右,胡萍(空軍副參謀長、34師黨委書記)接到周宇馳安排南飛機群的電話,18時剛過,256機組接到飛往北戴河的命令。

  得知毛澤東行蹤的圈子非常小。如果不是毛澤東身邊的人,他怎么可能知道?如果是毛澤東身邊的人,九一三事件后馬上就是一條大罪狀,泄露毛澤東的絕密行動,尤其威脅到毛澤東的安全,怎么可能輕饒告密者?怎么可能讓他逍遙法外?看來,這個電話非常蹊蹺!

  到底誰是告密者?現在有兩種說法,一種是“葉群說”,毛澤東回到北京,是汪東興告訴她的。另一種是“民間說”,汪東興報告給周恩來,周恩來告訴了葉群。總之,北戴河的葉群先知道,馬上打電話通知林立果。雖然死無對證,要“抓”告密者也非常簡單。查總機的話單就可以查到。到北戴河的電話是長途,總機需要登記話單,看看那段時間誰給葉群去過電話,一排查不就一目了然了嗎?九一三事件后,軍委一號臺的話單倉庫翻了個底朝天,一張一張地翻檢過,并記錄了從9月6日至12日他們之間的所有通話和通話時間,要找出“罪魁禍首”簡直易如反掌。

  如果是周恩來,為什么不追究?九一三事件后周恩來的地位岌岌可危,四人幫一直想拔掉這顆“眼中釘”。把毛澤東的絕密行動密告葉群,和林彪穿一條褲子,這是打倒他最有利的理由啊!如果是汪東興,那就更有理由打倒了。眾所周知,汪東興是毛澤東的心腹,廬山會議他跳得那么高,卻“輕松過關”?而他不但不接受“教訓”,又“賊”膽包天把毛澤東的秘密告訴葉群,吃里扒外,難道不該“千刀萬剮”嗎?

  可是奇怪!不論是周恩來,還是汪東興,都平安無事。為什么不追究泄密這件事?似乎有些說不過去。是不是與汪東興在廬山會議上打而不倒一樣,背后有著永遠不能示人的秘密?看來似乎只有一種可能,故意泄密,就是要打草驚“蛇”,就是要讓“北戴河”的“雞”半夜飛起來。

  在那些驚心動魄的日子里,毛澤東是否意識到危險正在步步緊逼呢?他為什么突然回到北京?事先知道嗎?1971年11月14日,毛澤東在接見中央召開的成都地區座談會成員時說,林彪他們搞反革命活動,誰個曉得?我就不知道嘛。這話他說過多次。是這樣嗎?九一三事件撲朔迷離,如果毛澤東對林立果的行蹤不了如指掌,為什么突然回到北京?

  李德生和汪東興在回憶錄中都提到,毛澤東有察覺。汪東興說,毛主席對林彪究竟何時察覺?察覺多深?后來也沒向我們講過。但從這句話中,可以看出毛澤東回到北京和林立果離開北京決不是巧合,毛澤東一定知道周恩來、汪東興、李德生他們不知道的更多的“機密情報”,甚至有可能了解整個“陰謀”。

(責任編輯:UN699)原標題:林彪叛逃前1天毛澤東突然殺回北京 周恩來震驚
對本條信息的評論
-------------- 已有( )位對本條信息感興趣的網友發表了看法!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匿名
新聞版權與免責聲明:
A、本網轉載是為了傳遞更多信息,并不表示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信息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對信息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B、本網站所刊發、轉載的文章,其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附帶版權聲明的文章,其版權以附帶的版權聲明為準。
C、本網站無意侵犯哪個媒體或個人的知識產權,如有問題我們將立即刪除該信息。
 
圖片新聞
























中國文化網 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京ICP備13043172號-2 京公安網備11010602130030號
電話:010-52886556/5619622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盧溝橋路260號
 全國文化時訊公共資源戰略工程平臺  文化產業領域大數據平臺   網 站: http://www.bblaho.tw  

 

福彩3的走势图